• <rp id="jsm4y"><object id="jsm4y"><input id="jsm4y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<em id="jsm4y"><acronym id="jsm4y"></acronym></em>
    <th id="jsm4y"><pre id="jsm4y"></pre></th>

  • <li id="jsm4y"></li>
    1. 我要投稿 | 我要留言
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临汾-平阳记忆>> 社会类 人物记忆>>正文内容

      血洒吴淞的革命先烈邢士贞

      血洒吴淞的革命先烈邢士贞

      中共中央机关报《红旗日报》于1930年8月30日,在第一版发表了题为《纪念着血泪中我们的领袖——彭、杨、颜、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》的重要文章,作者“冠生”是周恩来同志,在澎湃(党中央农委书记)、杨*(党中央政治局委员)、颜昌颐、邢士贞(江苏省委军事干部)四同志,遇难周年时写的纪念文章。“邢”就是临汾市汾西县早期共产党员邢士侦,牺牲时年仅26岁。

      刑士贞,乳名邢元甲,原名邢履详,学名邢视微。1903年出生于汾西县邢家要村一个农民家庭。父亲邢彦堂,一生务农。士贞兄弟五人,其排行老二。邢士贞1921年与青落村苏姓的一位女子结婚,并育一子。因反动统治阶段的折磨,儿子七岁夭折,不久妻子病亡。当时他家耕种着百余亩山地,有牲口三头。算不上穷户,但是地处穷乡僻壤,十年九旱,经济落后,加之贪官污吏贪婪榨取,劣绅羁权,土匪袭扰,邢士贞的家境生活仍是十分贫苦。在黑暗的旧社会,汾西县的农民过着极其悲残的生活。人民群众饱受的煎熬和苦难,刑士贞历历在目,在其幼小的心灵里镌刻下难以磨灭的深刻烙印。

      学生时期 追求进步

      1914年,11岁的邢士贞离开农村,到县城读书,食宿在进步绅士马英麟家里,表兄对他要求上学非常赞同支持,并为邢士贞起学名为刑视微。

      1918年邢士贞初小毕业后,考入汾西县高小第7班。教师阎俊相是一位具有革命思想的爱国进步人士,对其的教诲与影响很深。五四运动后,马列主义逐步传播到汾西,聪明好学,善于思考,为人正直的邢士贞,开始接触新思想、新文化等革命思想。除学习之外,经常阅读一些进步书刊,并且爱不释手,久而久之,潜移默化地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和熏陶。其常和进步青年王奋山、王耀星等相聚一起,讨论新文化和新思想,谈论时政,抨击人剥削人的不平等社会制度,对社会的严重不公宣泄不满。

      1921年,邢士贞高小毕业,相随密支进步青年王奋山、王耀星等一起考入太原私立新民中学。山区的贫困农家,要供养一个在省城读书的学生是非常困难的。父亲为了让邢士贞学得更多的知识,掌握改造不平等社会的本领,只好出卖粮食和牲畜支持他上学。尽管倾尽所有,鼎力相助,但也只能解决路费和学费等,而穿衣吃饭还是无法保证,缺吃少穿的情况经常出现。正在发愁无奈之际,恰好邢士贞初小时莫逆之交的好朋友马酼芳(在太原第二区警察署任内勤警长)闻讯答应资助,每月帮助其十块钱,才保证了邢士贞的在校学习生活所需。邢士贞深知学习机会的来之不易,十分体谅理解家人的艰辛和期望,学习倍加刻苦用心,成绩甚优。与此同时,邢士贞对社会有了更多的了解,思想认识也有了很大的进步。

      为向往光明,追求真理,便于经常交流讨论政治时事,邢士贞、王奋山、王耀星联系汾西籍在并读书的太原全民中学学生范毫、刘宝山,太原师范学生李福渊,山西检验史学校学生马家华等七位同学,一起住在新民中学一个小石*馆里。住在一起的这些学生大多数都思想进步,志向一致,性格相近,关系十分融洽密切。范毫、刘宝山已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,其余同学大都对阎锡山在山西的反动统治极为不满,对旧社会的黑暗颇有看法。共产党员范毫和刘宝山,经常向他们谈论马克思主义和革命运动等问题,并不断让他们看一些宣传新文化、新思想的进步书籍,如《向导》《新青年》《前锋》等刊物。经范毫和刘宝山介绍,他们认识了当时在国民师范读书的洪洞籍王世英等几个共产党员,并成为好朋友。在频繁的接触交往和友好相处中,共产党员对这些学友的影响很大,思想认识有了进一步的提高。特别是邢士贞和王奋山能够在1925年一起积极参加反对阎锡山的国民二军以及1927年又一起加入杨虎城的部队,与这一阶段他们和这几位共产党员的朝夕相处中的影响,有很大的关系。

      1924年,邢士贞在太原新民中学毕业后,遂与同窗好友王奋山、王耀星相随赴京投考民国大学未果, 又返并。1925年“五·卅”惨案发生后,邢士贞忧国忧民,满腔激愤,与共产党员范毫和进步青年王奋山,还有几位外县的同学,利用暑假一起返回汾西,组织发动学生运动。他们动员组织汾西县第一高小和附属初级师范学校的学生,在汾西县衙内的大堂开会,邢士贞和王奋山在会上作了激情洋溢的演讲,继而组织率领学生沿汾西县城大街游行示威。游行师生振臂高呼:“打倒英、日帝国主义!打倒列强!”“取消一切不平等条例,收回租界地!”“打倒军阀,反对贪官污吏!”并集体齐声引吭高歌:“打倒列强!打倒列强!除军阀!除军阀!努力国民革命!努力国民革命!齐奋斗!齐奋斗!”街道两旁围观的群众甚多,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这次集会游行之后,汾西县遂成立了农民协会,成立大会上要求各村也成立农民协会,妇女委员会等。

      邢士贞、范毫、王奋山等离开汾西返回太原后,三人在新华南门街长茂栈租住了一间房子,后因出不起房租,经马毓芳介绍搬到鼓楼街永盛栈,约住月余。邢士贞有了新的想法,他找到马毓芳说:“咱们都是青年人,在阎锡山统治之下没出头之日,你在警察署干了六七年,还是收电费、倒灰渣。不如早点离开山西,到外省去谋出路。”在邢士贞的动员和影响下,马遂请假告辞,并把领取到的30余元薪金和全部储蓄作为离开山西的路费。他们决定到革命活动蓬勃发展的南方参加革命运动。

      参加革命历经艰辛

      1925年夏的一天,邢士贞、王奋山、王耀星、马毓芳四位密友,在太原东辑虎营路南关公庙拈香拜为结义兄弟,还在新关饭庄同饮共餐。次日在承庆茶园观看了“十三旦”演的晋剧“天河配”。第三天早晨,四人搭上正太铁路火车转京汉路抵达河南安阳。初到安阳在车站栈房暂住月余,所带路费已花完,恰在此时,在安阳城内偶遇马毓芳在警察教练所的同学张连升(后改名张世珍,山西闻喜人),当时张连升在安阳东一区收税,张把他们四人安排到安阳城内大院口街,他原来住过的一间房子里住下。又往卖馍的铺子存付了5块现大洋,让他们一行每天取馍解决温饱问题。四人挤在一间房内,只有两张床,条件十分艰苦。这年中秋,把王奋山的一件大衣当了5块钱,几人过了个中秋节。节后四人商量,此地找不到出路,又无法糊口,决定动身去湖北武汉。

      他们一行初到武汉,暂住花前楼街苗家中巷泰来栈,那时浙江督办孙传芳没有招兵处,次日四人即前去报名参军。王奋山眼睛有疾患,报不上名。马毓芳随王奋山返回了河南。邢士贞和王耀星参军不久,也因找不到铺保离开了部队。随后也从武汉返回河南安阳。他们参加了反对阎锡山的国民二军第六混成旅。不久,又转到二军所辖的高桂滋部。在这里,他们又遇到了洪洞老乡共产党员王世英。1927年初,邢士贞由当时在河南做兵运工作的王世英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后因高桂滋部的一些军皮特别是高改军,纪律松懈,整天整夜打牌抽大烟,士兵为非作歹,他们认为在此消除时弊无望,四人即于本年底脱离部队。邢士贞随同王奋山返回太原。马毓芳先留在安阳,后到了石家庄。

      1927年8月,在北伐战争的影响下,华北各地也行动起来。邢士贞、王奋山找到当时已在国民党山西省党部办事处任职的地下党员范毫。共同商讨革命事宜,范毫经与上级党组织联系之后,带领邢士贞、王奋山等人回到家乡汾西县,组织成立国民党“左派”县党部,并以成立国民党汾西县党部作掩护,创建了中共汾西县党支部,秘密开展党的工作和革命活动。“四·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蒋、阎合流,展开清党运动。在白色恐怖下,山西的共产党组织转入地下隐蔽活动。随之,国民党汾西县党部也被查封,并下令通缉邢士贞、范毫、王奋山等共产党员。于是,三人即刻离开汾西,下决心到外地找党组织,继续坚持革命斗争。1927年7月底,邢士贞和王奋山一起到了河南开封,与洪洞籍共产党员南汉宸取得联系。南汉宸把他们介绍杨虎城部队,杨虎威给一师参谋长冠子严(共产党员)开了介绍信,冠子严将邢士贞安排到副官处工作,把王奋山安排到参谋处作战科工作。1928年2月,王奋山在杨虎城部军事政治干部训练学校由艾国轩介绍入党。

      蒋介石对杨虎成部很不放心,也早有戒心,时刻密切关注。1928年春,国民党政府派代表韩振声到杨部调查了解情况。发现南汉宸是共产党员,并了解到军政干部训练学校绝大多数军政教官和工作人员,以及一部分学员均系共产党员。于是,韩振声一面报告南京政府,一面要求全部逮捕。杨虎成不同意韩的意见,而把南汉宸介绍去的人的人和一些共产党员发给路费遣离。王奋山当时未离开该部,也没在该部安排组织联系,而是只与邢士贞保持秘密联系。当时,邢士贞已由组织安排,南下承担了上海至徐州一带党的秘密交通工作。1928年夏,邢士贞在安徽砀山县与王奋山会面,将王奋山的党组织关系介绍给该军一师手枪营长张换民。随后,邢士贞被分配到中共江苏省委军事科工作。根据党组织指示,他开始同中共吴淞区委建立关系并协同开展工作。从此,邢士贞就以吴淞为基地,以国民党军队中的士兵为主要工作对象,深入开展士兵运动。

      吴淞是上海的海上门户,国民党军驻有重兵防守,中共江苏省委的兵运工作选择此地作为重点,不是偶然的。1928年初,中共吴淞区委创建伊始,根据中共江苏省委对国民党军队工作的有关指示,即指派区委委员刘永福兼官士兵工作,并选派党员利用招兵机会,千方百计打入吴淞驻军。

      立足吴淞矢志革命

      邢士贞奉命接手兵运工作之后,决心不辜负党的信任和重托,全力做好革命工作。他深入吴淞调查研究,了解掌握了此前兵运工作的基本情况。他扑下身子,秘密走遍了全区重点做兵运工作的基层党支部,了解情况,研究工作,安排部署,有力地推动了吴淞地区兵运工作。他冒着危险亲自深入军队内部,掌握第一手资料情报,向党员干部秘密传达上级指示,巧妙地向进步士兵宣传革命思想,讨论政治时局,抨击社会的剥削黑暗,启发穷苦出身士兵的阶级觉悟。与此同时,他通过各种方法教育党员注意斗争策略,增强革命信念,提高斗争艺术,严守组织秘密,改变过去不适当的工作方式方法,强调在加强思想教育的基础上,坚持个别稳步吸收的原则,切实改进发展党员的工作。

      据曾在吴淞南炮台当炮兵并参加士兵运动的共产党员江儒田回忆,兵运工作开始由区委委员刘永福领导,隔了几个月后,刘永福陪同邢士贞来与江儒田接头。邢士贞的身材不高,四方脸,面孔较黑,态度严肃,文质彬彬,像一个教书先生。他耐心认真听了汇报后,用商量的口气说,要在炮兵中开展工作,首先要同群众打成一片,有了群众的基础,才能站稳脚跟。他认为炮兵多是贫苦工农出身,是为生活所迫来当兵的,他们与长官的关系是雇佣关系, 是有矛盾的。这些人本质不坏,讲义气。只要我们从联络感情着手,加强工作,大部分是可以转变过来的。

      江儒田根据邢士贞的意见,改变工作方法,在宣传革命道理和启发阶级觉悟的基础上,以结拜兄弟等多种方式,团结了一批士兵群众,有炮兵、司号兵、勤务兵、传令兵等10多人。通过这些士兵,可以得到各种信息,更便于在士兵中开展活动。不久,江儒田当了第三班班长。有一次带队买煤,途中休息时,兵士毕怡勤因买鱼和水警厅巡官打了起来,巡官告到要塞司令部。江儒田主动承担责任,说毕怡勤买鱼是向他请过假的,司令部罚他和毕怡勤一起关禁闭。通过这件事情,增进了他和毕怡勤等士兵之间的感情和关系,此后不论发生什么问题大家都找江儒田商量。后来,毕怡勤调到司令部传达室工作,仍与江儒田保持秘密联系,听到新的情况和消息,他总要主动地向江儒田告知和通气。

      有些士兵受到“好铁不打钉,好男不当兵”理念的影响,自暴自弃。邢士贞针对这种情况,同江儒田讨论研究,启发士兵的觉悟,使士兵们认识到穷人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被迫穿上“二天半”的,这不是我们没出息,而是地主、资本家逼得我们来吃苦的,在提高士兵觉悟的前提下,邢、江两同志介绍炮兵江国太和傅之云入党。1929年春天的一个夜晚,在炮台附近的海塘边,邢士贞领导两位新员秘密地举行了庄严的入党仪式。

      南炮台党组织发展壮大后,邢士贞领导他们进一步开展革命斗争。大家以广大士兵切齿痛恨的英淞要塞司令邓振鍂为对象,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,编号了他贩卖毒品、克扣军饷等事实的材料,并用漫画画了一只乌龟,背上写着邓振鍂的姓名,口吐供词“我吃了75个空额,每月750元。我贩卖鸦片得了xxx元”。这些材料由邢士贞石印成传单,自带到炮台到处张贴。炮兵们看见了,无不拍手称快。甚至有些下级军官也暗暗叫好。邓振鍂大发雷霆,他认为这些内幕情况不是一般士兵能够了解的,怀疑是前任司令的亲信干的。其运用手中的权力陆续撤换了一批营、连长。平时爱发牢骚的第三连长受到了严厉处分。这样就使炮台内部相互猜疑,勾心斗角,矛盾百出,军心不稳。邢士贞在兵运工作中,领导党员们秘密开展的地下革命斗争,对分化瓦解反动军队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
      邢士贞在革命斗争中,立场坚定,勇敢果断,敢于斗争,善于斗争。他除定期夜晚在海塘边与江儒田接头联系外,有了紧急任务还通过写信约其会面。书信署名只用一个字“贞”。有一次信偶然被同班士兵发现了,以为是江儒田的女朋友来信约会,并吵着要江请客吃糖。此后,邢士贞就将错就错,以“女朋友”的身份为掩护,大胆与江儒田通信联系。邢士贞对革命工作很是负责,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事业中。他对同志们在工作中遇到困难,总是热心相助,千方百计解决。定期在海塘附近联系,不管严冬酷暑,刮风下雨,他都如期而至,从不迟到,披星戴月,穿梭于风雨之中。除了南、北炮台之外,他还经常到狮子林炮台去,那里距离吴淞18华里,他往往徒步出发,连夜赶回吴淞。为了革命事业,他经常昼夜兼程。

      1928年夏,由中共江苏省委、共青团江苏省委和军事科等各若干人,组成的兵士运动委员会正式建立,统一指导各地的兵士运动。兵运组织健全之后,军事科把培训军事干部作为重要工作。1928年7、8月间,在吴淞先后举办了两期军事训练班,每次7天,秘密培训了18名军事干部。学习内容:(一)红军和赤卫队的组织并训练。(二)最近政治状况和党的政策。(三)兵士运动的意义和方法。(四)军队中党的组织。(五)军事技术训练。(六)工农暴动和游击战争。(七)土地革命和兵士运动。

      视死如归 英勇献身

      1929年8月24日,邢士贞与彭湃、杨殷、颜昌颐、张际春等同志在上海新闸路经远里参加江苏省委军委会议。由于叛徒白鑫告密,被巡捕房逮捕。党中央和周恩来全力进行营救。8月28日清晨,准备在他们被引渡押送龙华警备司令部的途中,组织抢救,但没成功。

      彭、邢等五同志在狱中联名秘密写信给党中央说:“我们已共同决定临死时的演说词了。我们未死的那一秒前,我们努力的在这里作党的工作,向士兵宣传、向警士宣传,向狱内群众宣传。同志们不要为我们哀痛,望你们大家努力!”8月30日下午,国民党反动派将彭湃、杨殷、颜昌颐、邢士贞四同志从牢狱中押出,秘密杀害。彭、杨、颜、邢四位同志慷慨地向士兵和狱友倾诉了最后的赠言,迈开坚定的脚步,唱着国际歌,高呼革命口号,挺胸抬头踏出狱门。引得看守的士兵和狱中难友们泪流满面,痛苦失声,甚至一些狱警也掩面而泣。

      噩耗传来,举国震惊。9月29日,上海各界人民满怀悲愤心情,举行追悼彭、杨、颜、邢的烈士活动。追悼大会号召全上海、吴淞的工农群众,举行沉痛的追悼和游行示威活动,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,用革命斗争来回答反动派的白色恐怖。

      邢士贞出生于临汾市汾西县,参加革命在河南,在他短短的一生中,革命足迹遍及晋、豫、皖、鄂、苏、沪等地,他的成长是与临汾这块红色沃土的哺育分不开的。当转载烈士英勇就义消息的“申报”传到临汾,传到汾西县后,人人互相传告,个个痛心疾首。英烈的壮举和鲜血,为中国人民,尤其为临汾和汾西人民树立了各标青史的光辉榜样,为实现中国人民振兴中华的伟大梦想指出了光明之途。


  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:353252762@qq.com
      主办: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:041000 联系电话:0357-2090734 0357-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
      五分彩 武强县 | 怀仁县 | 赣州市 | 云和县 | 正宁县 | 阜南县 | 浮山县 | 惠州市 | 凤凰县 | 洛宁县 | 宜章县 | 大兴区 | 壤塘县 | 呼和浩特市 | 巫溪县 | 桑植县 | 五河县 | 塘沽区 | 措勤县 | 江都市 | 阿克苏市 | 嘉祥县 | 呼和浩特市 | 洪江市 | 江油市 | 志丹县 | 凯里市 | 闽侯县 | 宝丰县 | 图片 | 泉州市 | 彝良县 | 天镇县 | 资兴市 | 荔波县 | 澎湖县 | 文水县 | 天台县 | 龙泉市 | 安泽县 | 日喀则市 | 普定县 | 咸丰县 | 南城县 | 北宁市 | 迁安市 | 兴宁市 | 溆浦县 | 昌宁县 | 威信县 | 和政县 | 罗平县 | 永宁县 | 会东县 | 工布江达县 | 南开区 | 民丰县 | 绥德县 | 冷水江市 | 土默特右旗 | 河东区 | 崇义县 | 曲阜市 | 海原县 | 元江 | 南部县 | 德州市 | 漳浦县 | 铁岭市 | 墨竹工卡县 | 池州市 | 思南县 | 藁城市 | 景德镇市 | 左权县 | 高雄市 | 桐梓县 | 东丽区 | 万州区 | 东莞市 | 武义县 | 阳高县 | 中江县 | 建平县 | 瑞丽市 | 彰化市 | 喀喇沁旗 | 巫山县 | 普格县 | 广饶县 | 米易县 | 衡阳市 | 荆州市 | 颍上县 | 洪洞县 | 长沙市 | 金川县 | 留坝县 | 万年县 | 丰镇市 |